1

115

军训感想

唐小杰

2019-09-25 22:40:09

2019年9月16日星期一,我们怀着忐忑的心情,开始了大学第一个任务——军训!其实,说到底,我还是比较期待的。一直希望参军,只是因为自身一些情况,没去应征入伍。但总的来说,期望大于失望。

老天爷很赏脸,并没有用火辣的太阳来炙烤我们,阴沉沉天空下,一群年轻稚嫩的身影在广场上听着教官的话一令一动,尽管有些不太整齐,却也还过得去。我们连长是三名年轻的女性,也许是因为长年的训练,她们皮肤变得黝黑而显得健康。记得以前看过的军旅剧里,女主大多能抗能打,然而却白净漂亮,看来这一切都是不太真实的,相比较之下,我认为我们的教官才是真正中国女兵的模样!不需要用华丽的外表,只需一颗真诚而勇敢的心,只有如此,才担得起守卫边疆、保卫人命的责任。

军姿的站立其实极为苛刻。

挺胸、抬头、收腹、脚跟相并、脚尖张开六十度……好在教官们也没有过于苛求。基本达到要求便好。就是如此,一部分“战友”也还是腰酸背痛,幸而我本身身体素质还算不错,并没有过多的不适。

教官教我们“呱唧呱唧”,说到底就是有节奏地鼓掌。这个有趣的称呼突然感觉到军营里其实也有很多可爱之处,军人的生活充满着“硬核”。所有的一切全要靠大声喊出来。有事打报告、被点到名字要说“到”。才第一天,教官的嗓子就已嘶哑,就连没怎么说话的我,一天喊下来,也已经喉咙酸痛。

本以为第一天能够轻松地结束,然而惩罚就这么从天而降,连里有个“战友”在检查仪容仪表时忘记剪掉长指甲,然后全连受罚,其实也大致能够摸清楚套路,什么罚不罚其实并没有什么道理可以讲当其他连开始受罚我心里就暗暗觉得,我们大概也离受罚不远了。果然,站了一会儿军姿,教官清了清嗓子,立正身体,眼光覆盖住全连同学,我心中暗叫一声不好。

“十连都有!立正!半面向右——转!”紧接着,全连“刷”地一声,不太整齐地全体向右半转了过去。教官眼神一动,似乎有一道凌厉的寒光闪过,“半面向左——转!”大家又只好转了回去,看来是做的不太整齐。

一连做了好几次,总算不用继续转身。“路上有人一边走路一边玩手机的,打报告!”

几声报告从我身后传来。

“教过你们!穿上了这身迷彩!就代表了责任、担当还有铁打的纪律!”教官几乎是扯着自己的嗓子喊道。“你们竟然穿上军装一边走路一边玩手机!看来是没站够!那么就趴下!全体都有!趴下!”于是大家乖乖趴下。

接下来是几分钟的“平板支撑”,虽然只有短暂的几分钟,但那几分钟在我们每个人心中,仿佛过了好几年。一开始感觉很好,觉得十分轻松,然而不一会儿,全身被一种无力的感觉覆盖,紧接着就是酸痛以及从脚底直至大腿的麻,双臂也软了,随时都有可能全身贴地。

“平板支撑”之后是三十个俯卧撑,教官要求我们做一个便需要大声数数数出声。

军训第三天,喉咙完全嘶哑,说话都开始十分费力,但即使如此,身在那种气氛中,每当需要自己喊出声,就算喉咙酸痛着,也会毫不犹豫地大声吼出来!这是一种特别神奇的感觉,不知道别人是怎样一种感觉,反正对于我来说,其实是真正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兵,一个真正的兵!

军训第五天,嗓子依然没有好。但那个“可恶”的副连长教会了我们“拉歌”。所谓“拉歌”就是全连在教官的带领下喊出顺口溜一样的话语,“迫使”其他连队唱歌,我感觉很幸运有一个霸气的连长,和别的连拉起歌来完全不怂,气势什么的一瞬间就起来了。旁边连队连长加副连两个人都没怼过她,当我们的口号响起,他们被我们怼的哑口无言。这种全连所有人沉浸的氛围很让人入迷,有一种即使嗓子嘶哑、喉咙干渴也会不由自主的大声喊出来,这也是我的嗓子迟迟不好的原因之一。这就是集体的魅力,在这个时刻,我想我是辛福的、快乐的。

本以为军训就将像如此一样顺利的进行下去直至结束,但在军训第七天时,我们被彻底震撼了。

九月二十一日晚,我们正像平时一样有条不紊的进行训练,忽然一声长哨响起,我们立刻 反应过来,全员保持立正姿势纹丝不动,等待营长发布命令。

“正连!迅速带领各自连队在广场集合!”营长命令刚下,我们在连长的命令下当即行动起来。两分钟之后,三营十几个连队已在广场整齐地集合完毕。接下来是副营长雄厚且沉稳的嗓音,“各连伤病人员打报告!出列!”伤病人员迅速出列在各自连队身后坐下。这情景如此熟悉令我们不由得汗毛竖起。记得几天之前,我们也是这样,一千多个人接受连长的“检阅”,在广场上摆出了整齐的“俯卧撑方阵”,但是接下来的事情令我们所有人都意想不到,并且我认为在我日后的生活中,它都会一直铭刻在我心中。

“你们放心!今天让你们过来!不是来罚你们的!所以你们大可以松一口气!”我们顿时心生疑惑,有些不明所以。“全体教官!趴下!俯卧撑准备!”我们还来不及反应,副营长的声音便已经响彻整个训练场。教官们没有任何异议,迅速在各自连队旁边用着我们熟悉的动作——半面向右转、趴下,只是动作远远比我们来得有力量、更整齐。

接下来的几分钟里,连长用他那如迅雷一般的声音说明了他这样做的用意,而他的一字一句都在我们心中炸响!原来我们营里有人辱骂教官!

“我是你们的副营,也是纪检部部长,我有一个外号,叫做魔鬼。”

“别的营都是一群虎狼之辈,我们部队也有狼,不过是一群白眼狼。”

“之前我就和你们连长,副连说过,不要对你们有感情,可现在他们说的最多的就是如何把你们训练好,吃饭说的是这个,走路也是这个。”

“他们辛苦一年来训练你们,最大的不过也就二十一岁,都是你们的学长学姐。”

“竟然还有人在路上骂他们‘你个X毛’现在所有教官都有!俯卧撑!开始!。”

于是所有教官开始边做俯卧撑边用接近嘶吼的声音大声数着:一、二、三……

“他们都是我的兵,你们不心疼,我心疼。”

“今天罚他们就是为了让他们知道,不是所有都是可以值得让他们真心换真心的。”

我们连里的女生看见此情此景基本全都不禁哭出声来。

“现在哭有什么用,再让我听见你们哭的声音就让你们教官多做俯卧撑十个。”

有别的连队里有男生也许是不想就这样看着自己连长和副连受罚,于是也出列趴下,向副营长打报告请求与连长一起受罚。

“不需要!都给我回去!不听我命令的,各连长,副连一百个俯卧撑!”

那男生依旧无动于衷,自顾自地做着俯卧撑,他用这样的方式来向连长表达他对他们的关心。然而营长无情的让所有教官再加一百个俯卧撑。

“以后解散不用集合了,时间一到自己解散!”

最后,副营长终究还是让所有教官起立并迅速集合,并把队伍带走,留下手足无措的我们。场上气氛凝固了下来,静得可怕。这个时候唯一能听得到的只有内心的挣扎与灵魂的撕痛。我的心情好像胸口被人生生撕开了一道口子,里面渗出止不住的鲜血,露出跳动的心脏无力地挣扎。

队伍最后是由班助出面解散的,我想,如果没有班助出面,在场的所有人都不会就这样离开。

2019年9月26日,我们迎来军训的最后一个晚上,全营在训练场集合。副营长说着:“今天,是你们军训的最后一晚,明天之后,你们就再也看不到我们了。”话音刚落,我心情便有些起伏,教官们集体站在训练场的中心,合唱《渴望光荣》这首歌,我顿时想到,是啊,我们都是渴望光荣的啊,军训结束了,我们每一个人的大学生活才刚刚开始。前路有无限的光明与美好在等着我们。军训这短短十几天教会我们的,是坚强,是忍耐,是对青春年华永远抱以一种热切的态度。尽管这过程中不一定一路坦途,但是你付出的努力与汗水一定有与之相匹配的回报,或早或晚,终归能让你不会抱有遗憾。正如此次军训,我想我已成长了许多。

说实话,不想与教官们分开,她们陪我们走过了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个过程,进而她们在我们心中的地位也无可替代。永远记得连长无数次提醒我们注意不要喝冰凉的饮料,永远记得副连在我们站军姿时挨个儿替我们擦上晒伤药。太阳的毒辣我们一同承受着,她们也只不过是一群普通人,却做着不普通的事,她们是值得尊敬的一群人。

军训在好多人的人生中都是必经的一关,很多人在这段经历中都会或多或少的成长,当然也有许多人只是单纯的吃了一段自己本身并不愿意经历的苦痛,在这一部分人心中,他们只是觉得自己不得不去做这件事,给他们一次选择的机会,他们定然不会选择这段旅程。

人生是一段长久的苦修,修成了是福分;没修成则是缘分。军训也是如此,我们大可以仅仅把它当成一次苦难,然而也可以把它当成一次修行。我在军训过程中体会最大的便是—— 集体感。 人是群居动物,从原始社会再到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从刀耕火种再到工业时代,社会的进步发展向来不只是由一个人完成的。无论是王朝的更替还是技术的进步,都离不开一群被时代选中的人。而在中国人古往今来的实践中,发现集体意识则显得尤为重要。孔子曰:“三人行,则必有我师。”一个集体中,有着形形色色的人,他们有着各自的缺点和优点。一个人身在集体中,便应该要懂得如何取舍外界向自己传达的各种信息,由此形成“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状态。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往往能够正确处理其身在集体中的各种关系。

发表评论

登陆 后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第一个评论的人吧